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冬夜小感

2019-12-09 00:00    來源:軋鋼廠    作者: 劉宏剛

        入冬夜微涼,殘卷葉落黃,昨夜殘夢里,依稀還故鄉。

        門前景猶在,雙親鬢添霜,寒風驚暖夢,不覺淚成行。 ——題記

        十二月的深冬像極了手邊的茶,苦澀中裹著醇香,清透見底又顯得意味深長,枯黃的落葉在街上洋洋灑灑的鋪了一層,暖陽夕照,暗黃的余暉打在落葉上,隨著街口吹來的晚風向前翻滾著,一瞬間,像有了靈魂。我獨自走著,正如那凋零的落葉一般,被時光催促著,追趕著,不知道終點在哪里。至此,深冬已至,而那心底油然而生的鄉愁更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細想來,輾轉游離,我已離開家鄉多年,雖然也經;厝,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,也許是見多了城市的高樓林立,看慣了大街上的車水馬龍,每次都覺得回家的路不像小時候那樣寬敞平坦,風景也不如以前精致,可是她依舊那么親切。就像孩童時的舊箱子,塵封了我年少時不諳世事的童真和那年幼時簡單的童趣,怪不得在這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地上,我最掛念的依然家鄉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回家,我都會放慢車速,好好端詳這久違的故鄉,片片農田,隱隱村煙,加上植被的點綴,蕭條中透著神秘,竟煞是好看?吹镁昧,仿佛自己與大自然也有了默契,好像是傾聽,好像是傾訴,又或是來自靈魂深處的交談,我說著這些年的不易,她說著這些年的變迀,我傾訴著滿腹離傷,她道了一句別來無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對故鄉的情感,沒有想象中那般細膩,更多的是簡單和悲涼,所以離家久了,故鄉的模樣總是無端地想起卻又只字不提。年少時整天想著離開這里,現在又渴望著回歸家鄉,也許是在外飄零久了,缺少歸屬感吧!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家鄉,便想起家中的母親,她的愛既博大又深沉。記得小時候,姐姐外出打工回來買了香蕉給母親,那時候還沒有吃過香蕉,母親剝了根香蕉給我,把剩下的收起來,我問母親怎么不吃,她說不愛吃。第一次吃香蕉,感覺很甜,也很開心。吃完扔下香蕉皮便就出去玩耍,口渴回來喝水,想給母親驚喜,便悄悄進屋,只見母親背對著我,手里拿著東西抬手聞了又聞,又丟進垃圾桶,我踮腳瞧了一眼,正是我吃剩下的香蕉皮。那天晚上,我蒙上被子眼淚不停地流,心如刀絞一般,酸楚、難受各種滋味涌在心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待我成年結婚那天,我緊緊的擁抱著母親,她渾身微微顫抖,她微弱的身軀,華發已斑白,母親紅了眼眶,我卻止不住流出眼淚,我們沒有說一句話,那一刻,我覺得是我離母親的心最近的一次,而母親的心卻不曾離開我?

        時光荏苒,歲月驅馳,任我離家多久,心一直在那里,不管是故鄉還是母親,她們總是被我用文字有意或無意記掛著,寂靜的深夜,家鄉、母親的畫面越來越清晰,思緒凌亂,思念涌上心頭……

-->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万发彩票欢迎进入